故事:靖难之役前后,明朝藩王和地方行政官员
编辑:admin
字号:A-A+
摘要:明朝的藩王在靖难之役前后,地位和处境都不同。 相对来说,靖难之役之前,藩王地位比较高,不仅有爵有禄,有府邸,而且有封地,更重要的是,有护卫,也就是有兵。因为朱元璋的

明朝的藩王在靖难之役前后,地位和处境都不同。

相对来说,靖难之役之前,藩王地位比较高,不仅有爵有禄,有府邸,而且有封地,更重要的是,有护卫,也就是有兵。因为朱元璋的想法是,要把自己的儿子分封到各地去,坐镇一方,可以帮衬朝廷,如果朝廷出现了权臣,藩王就可以率兵入京,清君侧。

《明史·诸王传》:

明制,皇子封亲王,授金册金宝,岁禄万石,府置官属。护卫甲士少者三千人,多者至万九千人,隶籍兵部。冕服车旗邸第,下天子一等。公侯大臣伏而拜谒,无敢钧礼。亲王嫡长子,年及十岁,则授金册金宝,立为王世子,长孙立为世孙,冠服视一品。诸子年十岁,则授涂金银册银宝,封为郡王。嫡长子为郡王世子,嫡长孙则授长孙,冠服视二品。

也就是说,藩王们的典礼和待遇非常高,只比天子低一点,下面的公侯将相见了面都必须拜服,也就是以君臣之礼相见,而不是以同事礼仪相见。地方上的行政官员自然也一样,见面都必须以君臣之礼相见,是非常恭敬的。

这其中,兵权尤其重要。藩王的护卫少一点的有三千人,大多数在五千人,多一点的达到一万九千人,规模就相当庞大了。明朝初期规定的兵制中,一个卫才只有五千六百人。朱元璋的三儿子晋王和四儿子燕王因为处在和北元相接的边境地带,所以朱元璋还特地培养他们带兵打仗的能力,让他们节制奉命出征的大将,开国时期的名将冯胜、傅友德也在此列。

《明史·晋王传》:

是时,帝念边防甚,且欲诸子习兵事,诸王封并塞居者皆预军务。而晋、燕二王,尤被重寄,数命将兵出塞及筑城屯田。大将如宋国公冯胜、颍国公傅友德皆受节制。又诏二王,军中事大者方以闻。

“军中事大者方以闻”,就是说,晋王和燕王节制诸将的时期,在军中几乎是代表皇帝在行使权力,大事才需要上奏皇帝,一般的事情完全可以自己决定。这是一般奉命出征的大将想都不敢想的权力。

也正是因此,藩王权力太大,又有护卫兵权,而且晋王和燕王还有军事经验,对皇权的威胁比较大。建文帝登基以后,开始着手削藩,虽然做法上不够谨慎和老道,但大方向是没有错的,也还是激发了燕王以清君侧为名,发动靖难之役。

靖难之役结束后,因为朱棣是从藩王造反起家,登上帝位的,更清楚藩王的势力太大对皇权的威胁很大,所以他接着做建文帝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,继续削藩。而其中最关键的便是撤销了各藩王的护卫,只留了很小的一部分,完全不足以进行大规模军事行动。即便如此,后来也还是发生了宁王叛乱和安化王叛乱,但相比之下,轻易就被平定了,没有能复制成祖靖难之役的成功。

但成祖削藩比建文帝老道了很多,是逐步渐进的,成祖并没有很少对自己的亲兄弟们动手,多数是在嗣封的藩王的时候,抓住他们的一些过错,迫使这些藩王辞去护卫。但也有例外,比如周王朱橚是成祖的同母弟弟,但成祖还是以有人告他谋反为名,对他施压,迫使他辞去了护卫。

而且,这个过程也是成熟一个做一个,并不是一下子全部都控制起来,一直持续到玄德时期,才基本上完成。

也是在靖难之役后,藩王和地方官的关系有所变化。此前,地方上的行政官员由朝廷任免,藩王无权过问,但地方官对藩王都是毕恭毕敬的。到靖难之役后,虽然地方行政官员对藩王表面上仍然很恭敬,但相互之间的关系颠倒过来了,地方行政官员实际上有代表朝廷对藩王进行监视的职责。

所以,到英宗时期以后,在地方上的藩王不但很少有能力威胁朝廷,而且在地方上形同幽禁,连出城都要经过地方官向朝廷请示才能放行,不然是不能出城的。所以,大多数藩王就在府邸里吃喝玩乐,养尊处优的过日子,连出王府都很少了。尤其是和朝廷大臣交往,更是被视为心怀不轨的重大嫌疑,更加不敢了。

但还是有些藩王闲不住,喜欢交结朝廷官员,但见面时候的礼节一般都还是按照太祖时期规定的礼节,无论公侯将相,都得以君臣之礼拜谒藩王。张居正在回家居丧起复的时候,路过襄王、唐王的封地,二王都是出城迎接,张居正没有按照君臣之礼相见,而是以宾主礼相见,在当时被视为张居正僭越礼仪的证据之一。

《明史·张居正传》:

道经襄阳,襄王出候,要居正宴。故事,虽公侯谒王执臣礼,居正具宾主而出。过南阳,唐王亦如之。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于2019-03-27 16:46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